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七海揚明 線上看-章四百五十九 江川看書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七海扬明
白乐缓缓点头,跟着侍从官去了二公子的府邸,这二公子的府邸原是开国公爵的府邸,占地面积极大,后因为绝嗣,府邸被收了上来, 李昭承成婚后,被皇帝赐予其为宅邸,并且并了旁边的一些建筑,规格已经不下于亲王府了。
进入府中,李昭承已经得到消息,倒也没有和白乐多客套,直接把实情告知了他。
皇帝让白乐劝英王妃收心, 不要总是和英王一起出远门工作, 其实只是一个说辞, 实际是要他劝说英王妃安分守己,不要异想天开。
自李君度前往印度建国,英王这一支正式落入其次子李昭瑢这一脉,李昭瑢没有参与政治,而是在农业和水利两个领域有了不小的建树,是帝国不从政、参军贵族的典范。
除了在京时英王夫妇参与一些礼仪性质的活动和宗亲活动,其余时间多在外地工作,西疆、甘肃和内疆都留下了二人的足迹,主要参与的就是水利工程。而英王夫妇虽然工作繁忙,日子倒也过的很幸福,生育了多个子女,英王这一脉,也算是开枝散叶了。
可或许是习惯了现在的生活,把亲王身份带来的事宜当成了累赘,英王妃有了脱离宗室的想法,当然,她不可能说服丈夫去了亲王封号, 而是把主意打在了下一代身上。
这主要是宗室成员, 因为身份缘故,在择业、成婚等关乎人生命运的大事上,选择余地很小,爱子心切的英王妃不想自己的孩子也受各类规矩限制。
英王妃选择的办法是冷应对,帝国的所有贵族,分为宗室、内藩和外藩,其分别受宗人府、中廷的爵禄司和理藩院的验封司管理,而所有的贵族都有一整套的规矩来安排其生活。
一般,当贵族子弟六岁的时候,就可以请封了,但除了亲自在申京请封之外,其余的都只是一个态度。请封就意味着,这位贵族想要让自己的这个孩子参与政治或者从军,那么,这个孩子就会被送到申京或者北京的学校去读书。
而英王夫妇没有为自己的孩子请封,而是一直跟随二人,他们工作在哪里, 孩子就在哪里读书。
璀璨
按照规矩, 当贵族子弟十六岁的时候, 就要再度请封,如果此时该贵族只有一个儿子,那么这个孩子就会被封为世子,将来继承其爵位,至于是降等袭爵,还是维持原爵位,
就看本人的表现。
而一旦成为世子,就要进入禁军中服役。当然,大部分贵族家里子嗣繁盛,而帝国也没有嫡长子继承制,所以,任何年龄到十六岁之后的贵族男子,都会被封为公子,这是一个贵族身份,获得进入禁军服役或者考入军事学校学习的机会。
理论上,一个贵族会有三个儿子获得封爵,若三个儿子都没有明显贡献,那么一个降一等袭爵,两个降二等袭爵。
而如果不为孩子请封,就自动视为放弃贵族身份,好处则是可以自己择业。
英王府长子已经十五岁了,都没有请封,而英王妃在妯娌之间表达了想要孩子们脱离贵族身份的想法。
若平时,皇帝并不会苛责,毕竟英王不只一个儿子,或许长子不被看好,等其他儿子长大也是可以的,反正英王就一位王妃,全都是嫡子。
但这一次不同,皇帝迫切的需要英王夫妇表明态度,那就是将来必然有一个孩子继承英王爵位。
原因其实很简单,原来裕王府五公子李昭宁已经过继到了英王一脉,算作英王的弟弟,这就意味着,如果李昭瑢不选一个儿子继承英王爵位,那理论上这个爵位会传到李昭宁的手中,这可与李昭宁单独继承新华王国,与帝国牵扯的初衷背道而驰。
如果英王坚持不请封,总不能在他百年之后,从印度找一个连汉语都不说,用左手擦屁股右手吃饭的家伙来当英王吧。
虽然英王也是混血,但却是国族与叶尔羌畏兀尔族的混血,这两族都是帝国民族。而印度的那些家伙呢,可就不好说了,李君度的后宫就是政治联姻的舞台,各种民族各种信仰的家伙都有。
而找白乐去当说客,一来是皇帝不想和英王夫妇搞的太僵,总不能皇帝或裕王这个长辈去求吧。另外一点就是白乐去,那是对症下药。
白乐有今时今日的地位,除了他本人的能力确实不俗之外,皇亲国戚的身份也发挥了极大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如果英王夫妇不能给皇帝一个满意的答复,那么白乐日后在中枢可不好混,这对于年轻有为,前途一片光明的白乐可是难以接受的。
李昭承只是向白乐通报的情况,至于白乐如何去劝说,他就没有涉及了,或许这就是皇室的态度,尽量做到润物细无声,而白乐也敏锐的发现,这位二公子的案头摆着很多资料,显然他协助父亲处理宗人府的事已经很长时间了。
日本京都。
京都的街道熙熙攘攘,正是一天中商业最兴的时候,而在繁忙的街道上,一群孩子叫着唱着,对着一群人起哄,而这几个人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变的热闹,这让人群里的阿德里安很是苦恼。
阿德里安是一位法国商人,他知道,这里的市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自己是一个外国人,而且是一个长相与其他外国人完全不同的外国人,不光他,还有他的黑人奴仆、荷兰籍的妻子以及他的英国朋友约翰。
“这里的纺织品价格相当便宜,尤其是丝织品,看来传言中的没错,日本在丝织品上确实有独到的建树。”约翰说道,见阿德里安窘迫的护卫着自己的妻子,约翰说道:“不要担心,这些人只是好奇,他们不会怎么样的,日本人普遍胆小,在这里,擅自对我们动手是重罪。
两年前,在长崎,英国大使的钱袋被一个小偷盗走,就被当地的官员砍断了手,要知道,里面只有四个便士而已。”
絕品天醫 小說
约翰也是第一次来,而在京都,能遇到了一个白人面孔的人实在太难了,因此他与阿德里安很顺利的成为朋友。
二人进入了一家丝绸店,这家店铺规模很大,而店内的伙计大声呵斥,把门外的人赶走了。约翰指着店铺上绘制的一个纹路,说道:“这代表以为尊贵的领主,所以这里的店员很霸道。”
因为有店员帮助,一行人得以安生一段时间,而阿德里安的妻子已经带着翻译,询问各种纺织品的价格。
阿德里安是做纺织品生意的,这是他第一次来到日本,而约翰这个英国人则是做煤炭生意的,阿德里安前来京都,是因为对日本不熟悉,还以为京都是日本首都,就像巴黎在法国的地位一样,一定是最大也是最繁华的城市。
彩千圣
结果恰恰相反,现在的京都连前五的城市都算不上,远远没有长崎繁华,更没有长崎那等发达的工业和商业以及平和的环境,至少在长崎,走在路上的外国人是不会被人当怪物围观的。
约翰也参与讨论之中,看起来他有些动心,似乎也想在这种生意上插一手。
虽然京都的丝织品也相当便宜,但阿德里安还是发现,其价格与长崎相比没有竞争力,毕竟本地没有像样的纺织工业,而位于内陆的京都,在参与国际贸易这方面,与临海的城市相比,没有任何竞争优势。
所以,阿德里安只是为妻子买了一些喜欢的东西,就与约翰一起离开了。在京都呆多久的问题上,约翰与阿德里安是有分歧的,约翰有旅游的心情,而阿德里安却完全就是来做生意的,既然生意不行,那索性就要去买火车票,前往堺港,然后去江户或者长崎。
“亲爱的阿德里安,你绝对错过了很多的好事,真不想你就这么走了。”约翰选择为阿德里安送行,一行人来到了火车站,在马车上,约翰滔滔不绝的说着,这个时候,忽然停下的马车,让约翰一头扎到了阿德里安妻子的怀里,这种失仪的行为,让约翰非常恼怒。
“蠢货,你连驾车都不会了吗?”阿德里安怒骂自己的黑人仆役。
“主人,有一些情况。”
听到黑人仆役这么说,阿德里安从马车上探出脑袋,发现前往火车站的路,被一群人堵住了,这是一支规模很大的仪仗队,至少有三十名骑兵护卫,每个人都穿着传统的日本盔甲,挺着长枪,枪缨如同血般挥洒,而在其身后,还跟随着很多人,有官员打扮的,有身着礼服的,还有记者,更多的则是看热闹的百姓。
一面大旗高举着,上面是一道船纹,而越来越多的京都市民用来,发出欢呼之声。
“这肯定是大人物。”约翰喃喃说道。
实际上,并非是什么大人物,只是日本的伊豆代官,江川良秀。
代官是德川幕府官职中的一种,在第五代将军改革中,日本改分封制为郡县制,代官其实就相当于县令。按理来说,代官没有这么大的威势,但这位江川良秀可不一般,他被日本《皇国报》称之为大和豪雄,海中蛟龙。
要知道,江川良秀可是幕府名下代官,得到《皇国报》的赞誉,而且是如此高的赞誉,都是因为他做出的功绩。
江川良秀是旗本武士出身,其父亲追随五代将军参与了第二次日本内战,积功成为了伊豆代官,在早期,代官多是由功臣或贵族出任,但陆陆续续交给了职业官僚。
按理说,江川良秀是不可能继承父亲的官职的,但江川良秀非常不凡,其少年时代就游历长崎还曾去过帝国,对航海最为喜好,长大就加入了德川幕府建立的江户制械所,参与建造了德川幕府第一艘蒸汽动力巡船,江川良秀早期在德川幕府的水军服役,在小笠原事件中表现不俗,为人所熟知。
小笠原群岛位于日本江户以南一千多公里,现为日本控制,但在七年前,因为其归属问题,一度引发了中、日、荷、西四国的争端,这次事件被日本称之为小笠原事件。
七年前,一位受英国荷兰两国资助的荷兰探险船,从长崎出发,深入太平洋进行探险,目的与很多日本探险家一样,寻找新的殖民地。
这艘船发现了无人岛小笠原群岛,立刻宣布这是英荷共有殖民地,并且向日本、帝国两方通告,这是国际惯例,因为大洋上有太多的无人岛,按照惯例,谁先发现就属于谁,因此每当发现新岛屿,就会立刻通报,并且记录在案。
但荷兰船长很快得到回应,日本与帝国两国都表示小笠原群岛属于本国。
日本提供了很多证据,早在1593年,信浓的小笠原氏就发现了这里,因此得以命名。
尔后,还有岛谷左卫门的勘探报告,而1670年,有七个人遭遇风暴,漂流到小笠原,在回来后,向幕府报告了。五年后,德川幕府将之列入版图,设立石碑,划定岛界,甚至还计划移民到那里。
而荷兰人则以德川幕府没有签署海洋条约, 因此不承认其对小笠原的拥有权。
但帝国很快就加入进来,因为太平洋被帝国视为内湖,绝对不允许英国荷兰在这里获得殖民地的,哪怕是一个小岛都不行。
只不过帝国拿出的发现小笠原的记录,都是1670年之后的,好在,帝国拿出了《巴拿马条约》,这是帝国与西班牙签订的一个条约,条约规定了西班牙人在美洲西海岸的太平洋方向拥有的岛屿,除此之外,太平洋上一切岛屿都属于帝国。
而1543年,西班牙的航海家维拉罗博斯,就发现了小笠原群岛中的母岛。由此,帝国认为,这群岛属于帝国。
只不过,日本并不承认,原因很简单,因为技术原因,西班牙航海家的只是在航海日志上提到了母岛,根本没有留下坐标,毕竟那个时候,不能测算纬度,只能测算经度,也不存在留下坐标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