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霸愛至寵-第二十一章 過年1展示

霸愛至寵
小說推薦霸愛至寵霸爱至宠
过年前一天中午,佳宁回了家,佳乐结婚了王家更冷清了。佳宁回到家时,桃姐卫生已经打扫的差不多了,她也要回家过年了,跟舒红交代着过年准备好的东西。猪蹄,鲤鱼,鸡鸭将冰柜都塞满了。龙虾螃蟹各种类别的虾,鲍鱼海鱼等都有,各类蔬菜,把冰柜塞得满满的,很有过年的气氛。
萌妹召唤师
佳兴依然在玩他的游戏,舒红在叨叨着整理家里准备过年,佳宁给舒红打下手帮忙。
追夫36计 老公来战
晚上王祥回来了,佳宁和舒红在厨房准备着晚餐,舒红还是那样阴阳怪气的,佳宁由着她唠叨,偶尔应一下,埋头做事。餐桌上王祥和舒红商量着过年祭拜,待客的一些事情,佳宁和佳兴埋头苦吃。没了佳乐在一旁做调和,家里这个团聚饭吃的越发觉得没味道了。
“今年店里的生意不是很好,过年要省着一些了。”讨论了一会,王祥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两边家里几口人都等着他给钱养家,今年还给了佳乐一笔嫁妆钱。以前生意好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现在才发现开销真的很大,但是习惯了这种大手大脚的花钱方式,也很难调整。佳乐结婚了,还有四个孩子,佳兴和王强娶媳妇也少不了钱,佳宁估计能少花点,王莹也要准备结婚了,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王祥觉很头痛。
舒红“哼”了一声,“那头能省,我们这头可省不了。老人小孩的压岁钱,酒席钱可少不了。”舒红的声音有点尖锐,走亲戚,只有他们有这资格,这也是舒红觉得自己胜李苗一畴的方面。舒红和王祥的老家是海门的一个小村子,村里的大部分人都搬出来了,过年这几天相互拜访走动,好人小孩压岁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我先给你二十万,不够我再拿。”王祥有点气短,给了房租发完工人工资奖金,这一年都剩没多少钱了。做生意这么多年了,已经很久没这样了,王祥知道应该是王强那里出了些问题,他也不敢跟舒红多说,不然免不了又是大闹一场,他现在觉得可能王强真的不是做生意的料。
一字炼妖
王祥叹了一口气,看看埋头苦吃的姐弟两个,两个儿子都不是做生意的料,只有佳乐还好一些,可她现在是别人家媳妇了,王祥有一种无力感。他都五十多了,别人都在安享晚年了,他还要天天为生活劳碌。王强和佳兴,想到这两个儿子,王祥又闷了一口酒,觉得这日子真没什么盼头。
过年当天,大早上佳宁就起来帮着舒红准备过年祭拜,还有团圆饭的东西,佳乐和宋伟中午过来吃饭,团圆饭也就安排在中午吃了。大部分的肉菜都只要简单加工下就可以吃了,今天主要还要准备配菜和蔬菜,舒红和佳宁在厨房忙碌着。中午时分,佳乐和宋伟过来了。
佳乐回来就来厨房跟她们一起忙碌,聊天。
“你在那头会不会受气?”舒红切着熟食问。
“怎么可能呢,谁敢给我气受。”看佳乐脸色红润,眉舞飞扬的样子,佳宁觉得她的确没受气。
“我看你那小姑子不是省油的灯。”舒红对宋丽娜可有意见了,虽然知道佳乐的性子吃不了亏,还是免不了担心。
佳乐听到这个就乐了,“你不知道,以往过年的时候都很多人上门问亲的,今年一个都没有。我婆婆还纳闷呢,去打听了才知道,别人都知道她结婚闹那么一出,都说她没规矩。我婆婆都快气死了。”佳乐一边摆盘一边乐,看到宋丽娜的样子她就高兴,让她在家成天的作。
“她不是有男朋友了吗?”佳宁插了一句嘴,宋丽娜不是和陈胜东在一块么,怎么还要人问亲。
“谁说她有男朋友的,我怎么不知道?”佳乐瞪大眼睛的看着佳宁,从来没听说过宋丽娜有男朋友啊,而且佳宁从来不说别人八卦的。
“哦,那我可能弄错了。”佳宁不确定的说。
“说,你知道什么?”佳乐拉着佳宁,想从她那得出一些消息来,佳宁不会无缘无故这么说的,她最不会说人的是非了。
“没有。”佳宁闭紧了嘴,言多必失,她就不应该参与这些话题的。
“她那嘴,她不说你撬也撬不开。”舒红不满的瞪了一眼,一脸嫌弃的样子。
“你这小妮子,连我都不愿意说。”佳乐轻拧了下佳宁的脸,“这小脸捏着真可爱,就是肉少了点。”
舒红看了眼佳宁说道,“不说别人家的,你过完年也26了,还没个对象。”虽然她对佳宁找对象不抱什么希望,但是她也不想等到快老了家里还有个没出嫁的老姑娘,出去都会被人笑死。
烏題 小說
佳宁不吭声继续低头洗菜,不愿意这个话题转到自己头上。
“佳宁和她怎么一样,佳宁自己赚钱养自己,不结婚你们还省一份嫁妆钱。不像我小姑子,啧啧,以前我花钱够厉害了,她比我厉害多了。”佳乐赶紧转移话题,不让舒红在这个话题上又叨唠佳宁。佳乐以前就听佳宁说过,她不想结婚,佳乐觉得如果没合适的,不结婚也没关系。佳宁这个性格,佳乐也怕她吃亏,如果真像舒红和王祥这样,她觉得不结婚比结婚好。
歌莉 小說
“他家的钱不给宋伟都给她花了?”舒红皱眉问道,觉得这钱不都是给儿子准备的,怎么他们家这样,舒红心里有点不舒服,觉得佳乐吃亏了。
“宋伟在云南做生意的钱也是他们给的啊,不过现在宋伟都自己赚钱了,我们也不想家里的钱。”佳乐现在是想过完年早早离开海门,家里有个烦人的小姑子,公公婆婆也拎不清,要不是因为没几天在海门了,佳乐真想搬回来住。
舒红叹了口气,“你弟弟要像宋伟那样能干就好了。”宋伟是另起炉灶,没和家里做一样的生意,全都靠自己赚的,看看佳兴的样子,舒红真的是满面愁容。
“佳兴很好啊,就是你非要他在家待着,你要愿意让他出去了,说不准比宋伟做的还好。”说到这个话题,母女两个又要叨念一阵了,关于佳兴的问题,就像一个无解题。佳宁觉得佳兴挺可怜的,从小舒红就念叨着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丁,要传宗接代继承家业,毕业后就被逼着留在家里说是要子承父业,舒红和王祥是不会问他喜不喜欢的,他们只是觉得他必须这么做,谁让他是这家里唯一的男丁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