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寰宇明滅 幻月流光-第一百二十四章:輕而易舉推薦

寰宇明滅
小說推薦寰宇明滅寰宇明灭
凌晨,潇湘集客栈外的街面上,黑蒙蒙天空下的大雨转为小雨后,江逢菱施展出人剑合一杀了为首的捕头甲后,在其他六位捕头连绵不绝的攻势下耗尽了真气,被捕头们上了中断真气运转所用的脚镣,当场制住,「碧水剑」也被捕头乙趁势收缴走。
捕头乙双眼审视着手中这把「碧水剑」,来回细看,剑身通体碧霞闪耀着水蓝色光芒,上面刻有「碧水」二字,剑柄握在手中,整把剑好似活水般流动,整体重七斤二两,施展起来非常轻盈,又将剑锋之处横在身前,雨水滴在剑锋上便化作两半落地,真是把浑然一体的利器啊。
妖龙古帝
捕头乙看了看街面上散落的血水和尸骨,自己的这些属下前不久还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都因为抓捕「逃犯」而被残忍地杀害了,捕头乙摇了摇头惋惜着说道:"真是把好剑啊,可惜落于了这贼人手中,被他用来屠杀我辈正派人士,真是可惜了这把剑。"
这时刘绝从客栈中走了出来,踉跄着朝众捕头走来,六位捕头刚经历完生死大战,一时间松开了心弦,对这个路都走不稳的酒鬼不怎么看重,唯有江逢菱露出震惊的眼神看着这酒鬼,怎么这个人很像自己的师弟刘绝?这真是自己的师弟吗?七年不见了,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面貌看起来比自己还要苍老些许,以前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变成了现在的白发皑皑。
酒鬼挡住捕头们搜查客栈的道路,走近前来看着江逢菱问道:"真搞不懂师父怎么看上你这个大笨蛋的,居然能够被几个衙门捕头抓住,白瞎了这真武境九重的修为,丢尽了我们昆仑山的脸面。"
捕头们听到这话都打了个激灵,都露出了戒备的眼神,紧张地握住了戒刀,准备随时甩出去,昆仑山离这里有十万八千里呢,捕头乙脸上露出厌烦地说道:"昆仑山又怎么了?搞清楚状况,这里是烈州主城,城里能够随意摆弄你们的大有人在,你若是胆敢轻举妄动,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这里也会变成你们的坟墓。"
刘绝此时脸上并无异样,心中却掀起狂涛怒波,在凰天城时,小鹏傅审用言语威胁自己,是因为他有那个资本,暗鹏万仞离就在旁边站着,像眼前这些捕头,充其量不过就是给城主府打杂的,居然口出狂言,真是气死个人。
身为西部第一杀手,刘绝觉得有必要教训这些打着正义的旗号,是非不分的铁憨憨了。
刘绝的身形在众捕头面前刹那间消失不见,看到的时候已经掠到捕头乙面前,捕头乙面露惊吓,刘绝一掌拍向面门,捕头乙方才将戒刀收回身后,右手一直握着「碧水剑」,唯有左手空空,只能推掌而接,二人掌心处的真气相碰,仿若刀山厉林遇上插天剑峰。
可刘绝毕竟是剑道尊者,体内真气还未出体,就随时能够转换成剑气使用,无数细微剑气的破开对方输过来的刀气,从捕头乙掌心处直直推入手臂处,捕头乙虽然及时半步后撤,卸去刘绝剑气去势,依旧被剑气侵入体,口吐鲜血瘫软在地,左手开始肉眼般可见地被卷成肉沫消散于雨中,细微的剑气不断在体内各处肆虐,眼看着是活不了多久了。
双方不管是力量还是境界,层次相差太多,仅一个照面,捕头乙就落败于刘绝手中,手中的「碧水剑」也被刘绝轻而易举地夺走,刘绝碧水入手如有神助,并没有进行补刀,而是去对付另外五名捕头。
五名捕头脸上露出决绝,准备跟刘绝拼命,主动抛出戒刀应对刘绝,从五个方向飞来的戒刀转眼就到,刘绝站在原地催动「碧水剑」,施放出「水龙逆卷」,街面上周边的雨水凝聚到自己脚下形成漩涡,一条七丈高半径五丈的巨大水龙卷赫然从漩涡中冒出来,将五名捕头飞来的戒刀卷入其中,强大的旋转力道使得捕头们被迫松开玄铁锁链,任凭戒刀在水龙卷中不断向上飘扬。
PSYREN
刘绝挥剑指天一分为五击出水龙卷,五道小型水龙卷向捕头们冲去,五人失去了最重要的兵器,没有还手之力转眼间被水龙卷撕裂,化为血水和尸骨,随着刘绝落剑,水龙卷消失不见化为雨水掉落在地。
周围重归平静,只剩下捕头乙瘫在地上,微弱地在说着什么,江逢菱和刘绝互相对视,都没有注意到捕头乙,江逢菱想了许久只是说了句:"师弟,我们回昆仑山吧,师父他老人家日夜都盼着你回去。"
刘绝抬起头看着黑蒙蒙的天空,没有雷电闪烁再无半点光亮,像极了自己入关这七年来的生活,若非贵人相救的话,可能自己七年前就已经死在登州主城了,怎么还能站在这里?
邻座的太阳
刘绝摇了摇头婉拒:"师兄,当年我任性妄为,为了下山追上师妹,不仅打伤了你还在山门前杀了六位同门,这么久了,就算师父不在意,七星派的师伯师叔们也不会容我,我就不回去给师父添麻烦了。"
这七年来,刘绝每时每刻都想回到昆仑山,但是每次一想起六条同门师兄弟的性命,都会在睡熟中惊醒,入定中失神,或许一直逃避不面对是自己最好的选择,没有之一。
江逢菱却是疑惑地问道:"那么,师妹呢?你为什么没和她在一起?反而到了这里来?"
江逢菱刚入关就到登州主城查看了一番,过去七年了,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只知道他现在是名杀手,平时闲云野鹤形迹不定,这才到烈州寻找,无意间看到了飞鹏帮的制药作坊。这才想出一个主意,让这些帮派找人对付自己,说不定就能碰到自己的师弟呢,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不过显然也算一个办法。
刘绝脸色阴沉了起来,冷冷地说道:"师妹被我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