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線上看-第863章 圖謀 (求訂閱 月票)鑒賞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小說推薦我有一卷鬼神圖錄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身在局中?”
什么意思?
江舟听到妖女的话,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来历被对方知道了,甚至连鬼神图录也暴露了。
但转眼又否定了这个念头。
这根本不可能暴露,若真是他在什么时候无意间暴露了,也早被那些老怪物发现。
轮不到这个小妖女。
说话间,他手里的剑已经垂下。
如尸山血海般的剑势也随之顿消。
刚才剑下的杀机没有半点虚假,这一剑,他对妖女有必杀之念。
大黑哥 小說
但他收剑也收得干脆利落,没有迟疑。
百足宠物诊所
说来,二人的恩怨纠葛,自从江舟初至此间就已经开始。
从被威胁到肃靖司“卧底”,再到刀狱之祸、南州百姓之殇,江舟不止一次对妖女动过杀念。
只不过,妖女也同样对他有恩。
虽不怀好意,但从云梦大山中将他带出来是事实,否则他必死无疑。
还有在百蛮国九王子毋歧金用悬生吊死铜矛暗算他时,舍命救他。
若不是因为刀狱之祸和楚王起兵之时死了太多人,江舟不会想杀她。
后来知道刀狱之祸的根源未必是妖女,对她的杀心便已大减。
但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江舟便总觉得这妖女太危险。
她性子变化无常,疯疯癫癫,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而且时常在自己身边出现,阴魂不散。
若说没有图谋,江舟绝对不信。
因此,尽管他们之间恩仇两消,若有机会能杀了她,江舟绝不会手软。
这妖女,是他心底的一块阴影。
江舟也相信,别看这妖女似乎对他风情万种的,但给她机会,也一样会毫不手软地杀了自己。
这只是他的直觉,尽管他并不知道对方对他的杀意从哪里来。
如今他们之间的纠葛,似乎从头开始,就是在比谁的手段高。
输的那一方,真的会死。
很明显,现在是他技高一筹,主动在他。
“啪……”
一根绿芽顶破土地,钻了出来。
从岛主到国王
转眼间长成一根长藤,弯曲扭动,托着一个人出现在江舟眼前。
碧绿纱裙,明眸皓齿。
坐在绿藤之上,摇晃着一双白皙透亮的小腿。
正是妖女薛荔。
与以往所见的明媚不同,现在这张娇好的面容上却是一脸阴翳。
咬着银牙,紧紧盯着江舟:“你刚才是真要杀我!”
江舟手腕一转,挽了个剑花,长剑斜指,微微一笑道:“不为杀你,我为何要来?我很忙的。”
薛荔脸色顿时一变,银牙半咬,却是变得幽然欲泣:“江郎,你好无情啊。”
剑 来
江舟淡淡道:“行了,游戏已经结束,我给你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说不清楚,你还得死。”
错嫁替婚BOSS
薛荔柳眉顿竖,上一秒眩然欲泣的幽怨模样,下一秒又变得恶狠狠起来:“我改变主意了,就不告诉你,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说着,仰起脸,露出光洁的脖子,如稀世的玉雕,这世上再好的工匠也雕刻不出。
“如你所愿。”
江舟手中长剑无声无息递出,毫无一丝烟火气息。
剑出便至。
刺穿了如美玉般的脖子。
薛荔脸上灵动的神情凝固在这一瞬。
下一刻,整个人都变得虚幻起来。
“呵呵呵呵~”
一声娇笑之声远远传来。
“狠心的男人。”
“不过……人家就喜欢你这样。”
“江郎,好不好玩?呵呵呵~”
“就算你道行高又如何?还不是那么傻?”
瞬息远逝。
待江舟回过神来,早已不闻声息。
他长剑洞穿的那个“人”,也随之崩碎,化作点点绿光,只余一张绿叶缓缓飘落。
江舟长剑一挽,横在空中,绿叶飘落剑刃之上。
轻转剑刃,只见叶上竟写着字迹:人家玩得很开心哩,我还会来找你的……不妨再提醒你一句,贡院那两只鬼很好玩蒽。
江舟只是看了一眼,下一刻,剑气迸发,绿叶便崩灭于无形。
“呵……”
他想着刚才被嘲笑的话语,并没有被耍弄的气愤,反而笑出声来。
他气吗?
或许有一点,不过一想到这妖女一会儿笑一会气,一会凶狠一会多情的模样,竟然又气不起来。
其实刚才在出剑之前,他确实被骗到了。
这妖女的道行神通确实是厉害。
换了在吴郡时的她,绝不可能有如此手段,能瞒得过现在的他。
前后天地之别。
想起之前交手,其显露出的种种手段,江舟眉头微扬。
我教她的?我什么时候……
江舟目中忽然露出几分诧异,想起自己当初自己用“老祖讲课”忽悠妖女之时。
该不会还真让她歪打正着了吧?
其实他也曾怀疑过这些东西。
不管是他以往所知的道经佛经,还是如西游一般的传世巨著,都曾仔细研究过。
不过,虽然隐隐觉察出其中确实隐藏着什么,却是玄奥难明,以他如今的道行,都难以窥破。
这妖女能有这般本事?
不,她没有,但是那位幽篁山鬼有。
江舟露出几分明了神色。
十有八九是如此了。
要不然,妖女断无可能进境如此迅猛,而且她所使的那些神通手段,令他有些似曾相识之感,分明与他自己所学有几分共通之处,否则他之前不会如此惊讶。
她那幽篁山再有底蕴,也不可能比龙虎道、纯阳宫、玉剑城这些地方强吧?
所以,她阴魂不散在自己周边出没,是在图谋这些东西?
她想得到更多“老祖”真传?
这是江舟唯一能想到的可能。
总不能,这小妖女还真的对他动情,才死死纠缠吧?
罢了。
不管她图谋什么,这次没有成功,以她的性子,总还会再出现。
他现在还真有些期待,下一次,她又能玩出什么花样。
轻轻呼出一口气,便化作一道剑光经天而起。
不多时,便落入江都城自己家中。
妖女的“提醒”,他没有尽信,却也不会置之不理。
但他没有急着去贡院,而是等到了午夜之时,才从江宅出来,悠然地步行至贡院之前。
看了眼颇有些肃穆的贡院,江舟遥遥拜了一拜。
他拜的是里面供奉的诸子先贤。
才推开贡院大门,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