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木牛流貓-190. 回玄界鑒賞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恭喜小师弟了。”
看到苏安然从空中降落,上官馨、魏莹、宋娜娜等人都靠了过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太一谷又添两员猛将!
宋娜娜的因果在苏安然的身上,所以只要苏安然境界提升了,那么她自然也能够跟着提升。
所以如今苏安然前路无阻,宋娜娜自然也就能够跟着横渡苦海,登临彼岸了。
而宋娜娜只要开始横渡苦海, 便可以挣脱天道枷锁,玄界再也压制不住宋娜娜了,可以说她再也不用小心翼翼的活着,甚至也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气息,不至于跟别人一起行动,然后动着动着就只剩她自己一个人活着了。
也就是太一谷的人命比较硬, 所以这么多年才没死光, 但受伤之类的自然是在所难免了。
“也恭喜小师妹。”其他人又向宋娜娜开始道贺。
“幸亏有师姐们的帮忙,不然的话我也没那么容易解决这裂魂魔山蛛。”苏安然笑了一声, 然后便也谢过几位师姐的帮忙。
苏安然很清楚,如果不是几位师姐一起联手的话,他和裂魂魔山蛛之间肯定还有一番恶战。
别看九师姐宋娜娜只是一发陨石而已,但那发陨石却是直接砸掉了裂魂魔山蛛的发声器,阻止了裂魂魔山蛛几乎所有跟“裂魂”有关的能力;而之后六师姐魏莹的强行僵直操作,配合二师姐上官馨冲拳,也不仅仅只是把裂魂魔山蛛打向半空那么简单,没有那一套组合拳卸掉裂魂魔山蛛的力量支撑,苏安然自然不可能找到机会一招重创。
看似简单的攻击,实际上却全是满满的细节。
所以苏安然这话并不是在恭维,而是实诚的感谢。
“那么,接下来两位师姐有何打算?”苏安然问道。
不同于苏安然和宋娜娜。
他们两人算是突破了桎梏, 但现在却是在压着境界的晋升,因为天元秘境是不允许突破道基境的存在出现,因此他们两人如果不想引起此界崩塌的话,就只能收着点力——事实上, 如果此界天道尚存的话,那么他们两人就算气息外泄,也顶多只是引来天道法则的注意,从而被直接驱逐出此界而已。
但现在天道法则化身被苏安然斩了,等于此界天道已死,所以失去了监控系统,那么苏安然和宋娜娜如果出力过猛,就很可能会引发一连串的崩塌效应,从而导致整个天元秘境的毁灭。
这就好比人的痛觉系统。
会感到疼痛,也就意味着人是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可如果察觉不到痛,那么自然也就不知道自己是否受伤,自然也就不知道身体哪里出了问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亡。
尤其是,苏安然和宋娜娜两人对自身的情况那是相当的有AC数。
一个天灾,一个人祸。
这两个人要是现在气息外泄,搞不好整个天元秘境就要原地爆炸了。
所以苏安然问这话,可不是无的放矢。
“灵舟还在,你们两个回去后,就自行离开此界吧。”上官馨笑了笑,“此界有我们的缘法,所以我们和大师姐、七师妹应该还会在此界多停留一段时间。”
苏安然沉吟片刻, 然后才点了点头, 道:“我明白了。……那我和九师姐就先回玄界帮四师姐了。师父估计也差不多要离开玄界了,虚空战场的开启不是秘密,只怕窥仙盟很快就会有所动作,四师姐一人要对付那么多人恐怕也力有未逮,我和九师姐回去帮忙正合适。”
“嗯。”上官馨点了点头,“小九的情况我倒是放心得很,但小师弟,横渡苦海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有把握?”
“有。”苏安然点了点头。
“那就好。”上官馨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横渡苦海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
像苏安然这样破了天道枷锁的束缚,只要他应了自身的劫后,横渡苦海便只是瞬息之事。
很多人之所以困在苦海境,便是不敢应劫,毕竟身上的枷锁太多,又卸不开去,如此情况下敢强渡苦海,要么是沉沦其中无法自拔,要么就是终生再难寸进。所以很多道基境修士,若是有心继续突破境界,且自身实力也足够,便都会想方设法的解除自身的枷锁,挣脱天道法则的束缚,只是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因到底在哪。
如苏安然、宋娜娜这般有着明确的因,在玄界毕竟是少之又少。
像大师姐方倩雯,便隐隐约约只知道自己的因和天元秘境的药王谷有关,但具体是何事,她就两眼一抹黑了。
七师姐许心慧算是比较好了,起码她是知道,只要自己能够打造出一柄足以镇压气运的神兵,为此界散乱的气运做定鼎行为,那么她就能够裹挟天元秘境的大气运加身,破开玄界的天道枷锁,从而横渡苦海,直接登临彼岸,甚至连应劫的过程都给省了。
但也有如二师姐上官馨和六师姐魏莹这般的人。
冥冥中只有一个比较模糊的感觉,那就是挣脱枷锁的因果机缘便在天元秘境,但涉及到具体的事务,便完全不清楚了。
至于苏安然这样的,还有最后的应劫,已经可以说是相当幸运了。
一般的苦海境修士要应三个劫,但凡其中一个过不去,那就真的是这辈子都没希望了。
“你要回去了?”青玉这个时候,也带着罗小米回来了。
不过此时罗小米的神色有些呆呆的,两行清泪还挂在脸上。
“她怎么了?”苏安然示意了一下罗小米。
“自由了,所以有些感动。”青玉开口说道,但她的神色也同样显得有些复杂,“裂魂魔山蛛一死,所有被它制造出来的子嗣后代也会跟着一起死,理论上来说,就算你当初没有杀了小米她爹,但只要裂魂魔山蛛一死,小米她爹也还是会死的。……不过小米比较特殊,她并不是被制造出来的。”
罗小米,是罗一言和他夫人结合后怀胎十月生下来的,虽说血脉比较特殊,但她也的的确确可以算作人类。
超能奶爸
或者说,半妖。
妖精印的药屋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罗小米并不会随着裂魂魔山蛛的死亡而一起陪葬。
“苏……先生。”
就在此时,罗小米突然开口了。
“怎么了?”苏安然望了一眼罗小米。
却见罗小米突然做了一个胸腹痉挛的呕吐动作,然后猛然弯腰一吐,却是从嘴里吐出了一颗如米粒般大小的玉白色珠子。
“这是……”
其他人都被罗小米的这个举动给吓了一跳。
但青玉的神色反应却远在众人之上。
“裂魂魔山蛛?!”
“什么?!”其他人纷纷发出一声惊呼。
“这是怎么回事?”苏安然开口问道。
就连青玉,脸上也不由得露出惊容,她突然感到浑身一阵冰冷:“难道说……”
罗小米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我虽不是裂魂魔山蛛的直系血脉,但也算是间接血脉,彼此之间有一种近乎于本能血脉的感应。……就在刚才,苏先生斩杀了裂魂魔山蛛的瞬间,裂魂魔山蛛便通过了某种我不知道的仪式,将自身的魂魄碎片转移到了我的体内,凝结出了这么一颗蛛卵,试图通过我重新寻找复活的机会。”
“幽影氏族!”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
听到罗小米的话,顿时就已经明白过来了。
当年横行玄界的那只裂魂魔山蛛,便是因为如今幽影氏族的先祖背叛,所以才被玄界妖族给消灭。当时所有人都认为裂魂魔山蛛被彻底消灭了,毕竟种种迹象皆是表明,玄界已经没有任何裂魂魔山蛛的痕迹。
那么后来,窥仙盟又是如何获得裂魂魔山蛛的蛛卵?
如今从罗小米这里,便已经得到了答案。
当年那位背叛了裂魂魔山蛛的幽影氏族先祖,体内也诞生了一颗裂魂魔山蛛的蛛卵。
只是她并没有像罗小米一样,选择将这颗蛛卵拿出来,而是秘密收藏起来,至于她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如今已经没有人知道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后来这颗蛛卵便落入了窥仙盟的手上,而窥仙盟也将这颗蛛卵安放到了天元秘境,准备当作另一个后手准备。
也正是因为这些种种原因,才导致了如今的局面。
甚至往深处细想,幽影氏族时至今日都有返祖变成裂魂魔山蛛的危险,很可能便是因为当年幽影氏族的先祖暗藏了那颗裂魂魔山蛛的蛛卵的缘故。
“我们恐怕必须得尽快回玄界了。”宋娜娜突然开口说道,“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
“师父,你真的要去吗?”
林依依一脸咪咪疼的郁闷表情。
她被黄梓抓来当苦力,花了好些天的时间,才终于将虚空战场的传送阵给修复完毕。
但此时启动之后,却是轰鸣声阵阵,一个巨大的裂缝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传送阵的中间,这与林依依此前所认知的传送阵启动现象截然不同。
裂缝幽黑,完全看不出裂缝的对面到底有什么,但从其中散发出来的气息,却也是让林依依感到相当的惊惧。
那是一种犹如遇到了宿敌一般的恐怖气息。
“这是为师欠他们的。”
不同于平日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此时的黄梓神色肃穆,甚至就连他的右手上都多了一柄飞剑。
剑身通体玄黄,没有剑格,看起来就是一柄直剑。
但仅仅只是随意的瞄一眼,林依依便感到双眸刺痛,根本不敢盯着这柄飞剑看,连神识探知都不敢,深怕自己的神识会被这柄飞剑的气机绞碎,从而伤到自身的神魂。
这柄飞剑,是黄梓从万剑楼那里取来的。
入道。
乃是昔年剑宗十名剑之首,代表天道法则的上五剑之一。
当然,如今它不叫这个名字。
“你们还在磨磨蹭蹭的干什么?我可是听你说要为玄界天道立威,所以才特意跟你过来的,赶紧出发我,杀域外魔什么的我最喜欢了,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飞剑上,有声音响起。
它现在名字,叫范剑。
与苏屠夫一样,乃是名副其实的真正仙宝。
但与小屠夫不同的一点是,小屠夫是苏安然的一半神魂淬炼而成,也只有苏安然才能够真正的发挥出屠夫的全部威力,其他人都不可能跟小屠夫形成完美的搭配,更不用说人剑合一了。
而范剑则不同。
只要是剑宗弟子,且得到范剑的认可,那么便可以运使它,人剑合一也并非不可能。
当今玄界,剑宗弟子便只有一人。
黄梓。
“我将伏羲的残片喂给你,可不是为了让你说废话的。”黄梓缓缓的说道。
“好吧好吧。”范剑有些认命式的叹了口气,然后闭嘴不语了,“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走吧。”黄梓缓缓说道。
“师父啊,我不想去行不行啊?”林依依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你不去,到时候我们怎么回来?”黄梓挑了挑眉头,“你可是要去把传送阵修好的,而且还需要你去设自爆功能,等我们都回来后,就直接把传送给炸了,炸死那群王八蛋域外魔。……放心吧,为师会护你周全的,你不用担心,肯定不会掉一根毫毛的。”
“可是,师父啊……”
“你还想不想登临彼岸了?你最后的劫可是在那边,错过了这次后,你此生都别想横渡苦海,登临彼岸了。”
“师父啊, 我觉得现在能活个几万年也差不多该知足了,真的不用追求超脱天道,永生永世的。”
“够什么够啊,我黄梓的弟子怎么可以不是彼岸境呢?”黄梓摇了摇头,“一门十一彼岸,现在玄界哪个宗门能够做到?别说现在,未来只怕也不会有,所以,别给你的师姐和师妹师弟们丢脸。”
“其他人就不说了,但大师姐和七师姐怎么可能!”
“她们只要从天元秘境回来,就必然是彼岸境,只有你最后的劫是在虚空战场,所以别挣扎了,这是上个纪元就已经注定了的事,是你此生无法挣脱的命运。”黄梓伸手抓住了林依依,然后强行将她拖着一起进了裂缝。
“我不要啊啊啊啊啊——”
……
“黄梓走了。”
金帝突然睁开了双眼:“此界,已经没有他的气息了,短时间内他回不来了。”
“那我们,开始最后的行动?”
“嗯。”金帝点了点头。
……
“大圣,蛛后求见。”
魔兽争霸:太阳之井三部曲
“哦?”青珏挑了挑眉头,“她这个时候来找我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