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我與神明畫押,舔狗人生贏家討論-第四十章,小嬸嬸在線虐渣39鑒賞

我與神明畫押,舔狗人生贏家
小說推薦我與神明畫押,舔狗人生贏家我与神明画押,舔狗人生赢家
肉包他…
在她去马斯蒂克岛的第一天就被关进了小黑屋。
南汐连忙解除了信号屏蔽。
肉包哭丧着脸:“我在小黑屋里,待了整整五天,嘤嘤嘤…”
南汐一脸歉意:“抱歉,是我的疏忽。”
“最可怕的不是你关了我五天,而是这五天里,你根本就没有想起过我…”肉包伤心欲绝的模样。
全能修真者 小说
南汐愧疚的安慰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不过任务已经完成了,你开不开心。”
肉包勉强点点头:“一点点小开心而已…”
“那…那我们任务完成了是不是要走了?”南汐语气中带了一丝不舍。
“按照快穿局的规定,任务完成后,宿主可以自行选择离开的时间,离开小世界后,不会被纸片人发现。”肉包给南汐解答。
南汐这才稍稍安心,要是她突然就不见了,傅倾一定会难过的。
可是自行选择离开时间…
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自己总不能一直在这…
“你别担心,你想走的时候,我会帮你清除记忆,这样你就不会受感情的牵绊。”
南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行吧,这也算是比较人性化的规定了。
她刚坐到车上,手机就响了。
是陌生号码。
她按下接听键。
“南汐你这个狗娘养的!”
“你逼死了你妹/妹,逼死了你爸爸,你还是人吗?”
南汐心里咯噔一下,南正言死了?
原主的爸爸竟然死了。
南汐挂断电话,不想再听她骂人。
她转过头对傅倾说:“去一趟南家吧。”
傅倾有些好奇:“怎么了?”
“南玥死了。”
“她死有余辜。”傅倾冷声道。
对于伤害过南汐的人,他都恨之入骨。
“南正言也死了。”
傅倾微微一愣:“他怎么死了?”
南汐摇摇头:“不知道,总之,去看看吧。”
车开到南家。
整个别墅门口摆满了花圈。
祭拜的人却寥寥无几。
南汐没下车,坐在车窗里看着这一切。
“南正言是自杀,南玥死后,被祁夏云收买的那个医生因为害怕你拿着证据去报警抓他,于是便去公安局自首了。”
南汐咧着嘴,尴尬的笑了:“他心理素质这么差吗?本来还想度假回来再收拾他们的,没想到他们自己就把问题给解决了,真棒!”
“那个医生也是很厉害,提供了好多证据,祁夏云入狱后,南正言觉得自己的公司濒临破产,女儿死了,老婆又马上面临牢狱之灾,于是跳楼自杀了。”肉包接着说道。
“他们的心理素质都这么差吗?”南汐皱了皱眉。
转念一想,不对啊,肉包不是被关了小黑屋吗?怎么对这件事一清二楚?
“对于小世界里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我这里都是有记录的。”肉包一脸傲娇。
他可是智能的。
“那未知的呢?”南汐好奇的问道。
肉包摇摇头:“不知道。”
“那有啥用?”南汐一脸嫌弃。
南汐下车,朝着南家别墅的方向,三鞠躬,并默哀三分钟。
不管南正言对原主再怎么过分,可他毕竟是原主的爸爸。
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晚上,南汐吃过饭,独自一人开车来到了南家别墅。
南家大门紧闭,整栋房子一片漆黑。
南汐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纸钱,在门口烧了起来。
嘴里还振振有词:“说好的啊,给你和南玥的墓地钱,我这就烧给你们,你们够不够花的也就这样了,别来找我要啊…”
南汐一边烧,一边念叨。
烧完以后,才开车离开。
肉包看着她这顿操作只觉得好笑。
一个杀人无数的杀手。
竟然怕鬼…
笑不活了。
一个月后,南汐和傅倾举行了婚礼,南汐的身份没有对外公开。
因为她不想被人说父亲和妹妹尸骨未寒,自己就急着嫁人。
婚礼很盛大,傅家邀请了全帝都的名门望族。
婚礼上,南汐是最美的新娘。
婚礼结束后南汐扛着喝醉的傅倾回房间。
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
南汐把傅倾放在床上,在她额间落下一吻:“我走了,倾倾。”
狐狸在说什么?
“现在走吗?”肉包有些诧异,新婚夜跑路的新娘…
“帮我清除记忆。”南汐缓缓闭上双眼。
“叮~!记忆清除成功!”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获得五千积分!”
南汐睁开眼,已经回到了系统空间。
她忍不住想要骂街。
辛辛苦苦做了一个任务,就只给了五千积分,一个碎片都换不到。
这快穿局可真黑。
“是四千积分。”肉包小声提醒。
“什么?你别想骗我!我刚才听得清清楚楚,获得五千积分。”南汐气鼓鼓的跟他对峙。
“你还欠我一千积分呢,那颗修复丸,你忘了吗?”肉包像一个催债的小怂包一样,唯唯诺诺。
“阿西!你这个奸商!”南汐被他这么一说,想起来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那我就不客气了。”肉包见她想起来了,连忙在平板上扣除掉一千积分。
心里乐开了花,私房钱这不就来了么。
南汐翻了个白眼:“老子辛辛苦苦做任务,你卖假药坑我积分,你良心不会痛吗?”
肉包耸耸肩膀:“AI没有良心。”
“送我去下一个小世界。”南汐懒得理他。
肉包惊讶:“你不休息几天吗?”
“杀手没有假期。”南汐冷声道。
“传送成功!”
南汐恢复意识时,肩膀处传来一阵刺痛。
她紧锁眉头,看着眼前拿着注射器给自己注射药剂的人。
条件反射,一把将人推开。
嘴里还骂了一句:“我qnmd!”
顺手将还未注射完的药剂拔了出来。
那人被南汐这么一推,头狠狠地撞到墙上,瞬间便晕了过去。
“卧槽?这么不结实?”南汐一脸震惊看着地上的人。
长得倒是眉清目秀,但是在卧室里给她打针,又没穿护士服,那就一定不是好人。
而且这针疼的有点离谱,说撕心裂肺也不为过。
南汐从床上下来,走过去探了一下鼻息,还好,没凉。
“给我传剧情。”
“好嘞!”肉包爽快的答应,将剧情传送至南汐的脑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