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秦時羅網人討論-第三百六十九章 一個教訓相伴

秦時羅網人
小說推薦秦時羅網人秦时罗网人
屋内,温暖的昏黄色的灯光照亮了一男两女的复杂表情。
毕竟此刻屋内三人的关系是错综且复杂的,胡夫人和弄玉乃是血缘上的母女,洛言又认了弄玉为干妹妹,哪怕只是口头上的,而洛言又称呼胡夫人为嫂嫂,虽然这声嫂嫂只是称呼上的, 完全是洛言当年的恶趣味,可这么多年叫下来,也叫习惯了。
如今,弄玉发现胡夫人与洛言有染,而洛言又是紫女的男人……
此时此刻情况,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哪怕以洛言城墙般的脸皮,也是慌张了几个呼吸,更何况脸皮本就是薄的嫂嫂胡夫人。
胡夫人那以往娴雅端庄的神情已经不复存在,美目之中尽是慌乱和不安,紧咬着唇瓣,时不时的看着弄玉的神情,交叠在小腹的双手已经纠缠在一起,恨不得将手指都扳断了,眼角更是急出了泪花,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心中唯有对洛言的怨恨,昨晚都依了他了,今晚怎么又来。
今晚弄玉缠着她要一起休息, 胡夫人本就担忧, 可又实在没有其他辩解的说辞, 加上昨夜洛言来过, 她心中便抱了些许庆幸,哪知道洛言竟然又来了, 就……就逮着她一个人欺负呗。
听着洛言当仁不让的说辞,胡夫人面容也是瞬间泛起了一抹动人的绯红之色, 完全是躁得慌。
弄玉美目微凝,看着洛言, 也不知道洛言说辞是真是假,说实话,这一刻她突然有些后悔揭穿这层遮羞布了,这让她如何面对紫女,又如何面对胡夫人。
“哎,一切都是时辰的错。”
洛言迎着弄玉的目光,一脸无奈的轻叹,狡辩道:“嫂嫂当年乃是左司马刘意的妻子,弄玉,此事你应当知晓,我当时与刘意兄弟相称,因为某些事情与他合作,期间与你娘亲认识,在此之前,我是不知道她是你娘亲的,再后来因为火雨玛瑙的缘故才知晓了你们的关系,可当时也已经迟了。
再后来,嫂嫂与你相认,期间也得知了我与你的关系,便与我断绝了关系。
之后便是伱们来到了秦国……”
洛言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相信这个故事弄玉会自己脑补下去,毕竟弄玉蕙质兰心,这么聪慧。
其实洛言也没有胡乱编造,这個故事完全是根据真实情况改变的,期间胡夫人也确实想与他断绝关系,可一日夫妻百日恩,洛言哪里舍得让嫂嫂守活寡,只能稍微“委屈”自己了。
胡夫人哪有心思听洛言的话,她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弄玉身上,生怕弄玉不认她这个母亲。
洛言看着弄玉,继续说道:“说一千道一万都是我的错,你千万不要怪你的母亲,不是她勾引我,而是我没有控制得住自己,你知道你洛大哥的,我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在感情方面处理的不太好,不然也不至于招惹了这么多女子,哎~”
“此事紫女姐知道吗?”
弄玉沉吟了片刻,薄唇轻启,问出了一个她最关心的问题。
洛言苦笑了一声,道:“我怎么敢,我与你母亲的事情本就是偷偷摸摸的,往日里因为你的缘故,就连见面的次数都是极少,更别提……哎,这一次被你发现了,我也知道无法再隐瞒下去了,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告诉紫女她们,此事终究是见不得光的。
若是让紫女她们知晓……”
他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其实他也不知道紫女她们知晓了这件事情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焱妃和惊鲵应该不会理会,焰灵姬会说他死性不改,红莲会骂他人渣,至于紫女……她估计会对洛言很失望,毕竟洛言这是前科有点太多了。
“弄玉……”
胡夫人也是哀求的看着弄玉,她也怕事情闹得人尽皆知。
这一方面,她终究不如胡美人,若是换做胡美人,她根本不会在意这些事情,可胡夫人因为之弄玉的缘故,很多事情就变得尴尬了起来。
弄玉握紧了拳头,秀美的眸子看着洛言,凝声道:“既然知道此事见不得光,为何还要如此。”
因为我是男人,你见过男人有不好色的吗……洛言心中理直气壮,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换做现代,比这夸张的事情不知凡几,更何况是这个礼乐崩坏的战国末期,自己这种的不要太纯洁。
换句话说,洛言在比烂。
和那些正人君子相比,洛言在私生活上无疑是个烂人,可和那些吃喝嫖赌乃至家暴的人渣相比,他又是一个好男人。
洛言思索了片刻,突然底气足了很多,一脸正气的看着弄玉,沉声的说道:“因为我觉得我没错,你母亲也没错!”
胡夫人和弄玉闻言,看着洛言都是有些失神了。
当着弄玉的面,洛言突然伸手将不知所措的胡夫人拉入怀中,很霸道将其搂住,不顾其反抗,当着弄玉的面,继续说道:“你母亲当年为了保住你嫁给了刘意那个人渣,在韩国的那些年时不时还要遭受刘意的家暴,她这些年过得很苦,好不容易遇到我,可又因为你的缘故,不得不断了。
可此事真的是我们的错误吗?
若是抛开你与嫂嫂的关系,我与她在一起又有何不可。”
简单点翻译:抛开错误不谈,我觉得我没错,你觉得呢。
洛言这套理论把弄玉搞懵逼了,甚至被洛言绕进去了,顺着洛言的思路思考了起来,好像确实是那么一回事,如若自己与胡夫人不是母女,胡夫人又何必与洛言偷偷摸摸,以洛言的身份大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一起。
似乎错误在她身上,是她阻拦了自己母亲寻找幸福。
弄玉咬了咬下唇瓣,美目有些失神,一时间心里乱糟糟的。
“弄玉,就当今晚什么都没有发生如何,你和嫂嫂胡夫人终究是母女,这是永远改变不了的事实,我也不愿让紫女她们伤心难过,更不愿放弃与嫂嫂的这段感情,最好的办法便是维系以往。”
洛言紧紧的保住胡夫人纤细的腰肢,目光认真的看着弄玉,诚恳的说道,希望弄玉保守秘密。
“你觉得此事能瞒住紫女姐她们一辈子吗?”
弄玉看着自欺欺人的洛言,抿了抿嘴唇,缓缓的说道。
洛言沉吟了片刻,轻声的说道:“我不知道能不能瞒住紫女她们一辈子,我只知道,我若是放弃了嫂嫂,我心里必然会后悔,曾经已经后悔了一次,我不想再后悔一次。”
说完,更搂紧了胡夫人几分,似乎在表达自己的感情和在乎。
胡夫人感觉自己有点喘不上气来,这一刻,她这个当事人似乎被排除在外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洛言和弄玉辩论。
没办法,洛言搂的太紧了,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洛言对胡夫人很了解,若是让她做个选择,她肯定会为了弄玉的感受与洛言断了关系,所以,此事不能让胡夫人参与进来,自己必须稳住弄玉,而且得当着胡夫人的面稳住,让她心安。
弄玉理屈词穷了,论起口才,她哪里是洛言的对手。
在这方面,洛言就没怕过哪个女的,就算有女的比他能说,那在另一方面,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当然,主要还是弄玉心太乱了。
此事换到别人的头上也不可能保持平常心,要知道弄玉一直对洛言这厮颇有好感,而今晚的事情无疑给了她一记狠的。
洛言继续说道:“弄玉,你没经历过感情的事情,你不懂其中的感受,等你日后找到喜欢的人,你就会明白我今日的话,感情的事情本就不讲道理的。”
逆天透視眼
“那正淳哥的感情真的有够复杂~”
弄玉目光复杂的盯着洛言,声音尽量平静的说道。
放心,你正淳哥理的清……洛言咳嗽了一声,松开了抱着的胡夫人,同时话锋一转:“我以后会注意与嫂嫂的距离,你放心,我不会让紫女知道这件事情的,所以,还请你帮我保密。”
弄玉看着洛言,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此事她也不想闹大,不然她都不知道如何面对紫女这个养她教她的姐姐。
“我先走了……”
洛言干笑了一声,轻声的说道。
该说的都说了,弄玉的态度还算不错,他也不奢望今晚留下来一起睡,这种事情压根不可能,不提弄玉同不同意,胡夫人就第一个会与他拼命。
话音落下,洛言转身向着屋外走去。
不过在临近开门的时候,弄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轻声的提醒道:“正淳哥,以后还是走正门的好,不要动不动就撬门。”
闻言,洛言身子一僵,旋即发现了短了一节的门闩,顿时明白缘由,心中对自己的大意颇为懊恼,不过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没有理会身后提醒他的弄玉,开门走出了屋子。
被人逮个正着,他在这里是待不下去了。
“呼~”
屋外的夜风有些喧嚣和寒冷。
真冷啊……洛言心中轻叹一声,旋即向着远处走去。
隐藏在暗处的墨鸦看着洛言完好无损的走了出来,也是有些惊讶:这……这就结束了?
……
此刻,屋内。
胡夫人看着将房门关上的弄玉,拘谨的有些不知所措,待弄玉转过身来,目光有些闪躲的说道:“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她知道自己在弄玉心目中已经毫无形象可言了。
“娘,你不用道歉,此事与你无关,正淳哥是什么样的人,我当年在紫兰轩的时候便知晓了,此事定是他欺负你的,就算有错也是他的错。”
弄玉闻言微微一愣,旋即美目温柔的看着不安的胡夫人,小步走到胡夫人的身旁,握住了她的柔夷,轻声的安慰道。
心乱之后,她也是缓缓冷静了下来,分析了一下此事,她便大致猜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洛言的话只能信一部分。
结合弄玉对胡夫人的了解,她可以确信此事与胡夫人的干系不大,胡夫人的性格压根就不是那种会勾搭男人的女子,所以,罪魁祸首显而易见。
胡夫人有些惊讶的看着弄玉,心中的不安也是少了几分,沉默了片刻,保证道:“你放心,我会和他断了关系,不会让你为难。”
“娘,我想了想,正淳哥说的也有道理,你不用为了我刻意为难自己。”
弄玉握着胡夫人的手,柔声的说道。
顿了顿。
继续说道:“娘这些年也辛苦了。”
胡夫人摇了摇头,一脸难色的说道:“是娘对不起你,自你出生起便没有照顾好你,如今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娘真的无地自容……”
“娘,此事姨娘可知晓?”
弄玉想了想,开口询问道。
胡夫人心中咯噔一声,感触的话顿时憋住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弄玉这个问题,难道说胡美人也糟了洛言的毒手,甚至联合起来欺负她。
此事要是让弄玉知晓了,那当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看来姨娘是知道此事的……弄玉并未等到回复,不过她看胡夫人的表情便大致猜测到了答案,心中轻叹了一声。
想到胡美人以前劝说她与洛言更近一步,她内心就不由得有些狐疑,胡美人是最近知晓这些事情的,还是以前就知晓了,若是以前,那……弄玉再好的性子也忍不住有些愤懑。
不过她却不知道,洛言已经帮她去教训了。
……
与此同时,洛言走入了胡美人的院落里,有句话怎么说的,从哪里失败就从哪里爬起来。
“弄玉今晚陪嫂嫂休息,你竟然不提醒我?!”
洛言不满的质问胡美人,此事墨鸦不知晓情有可原,毕竟他只是护卫,不是内院的侍女,可以时刻监督各方女眷的动向,可胡夫人的妹妹胡美人岂能不知晓弄玉在那边,既然知晓了,也不知道来书房通知他一声,太过分了。
黑漆漆的屋内并未点灯,不过黑暗却阻拦不了贴近的两人。
两人面对面,就连彼此的呼吸都能感受到。
胡美人美目闪过一抹委屈,辩解道:“我哪知晓你今晚又去找姐姐,此事如何能怪的了我。”
“我不管,今晚要给你一个教训!”
洛言冷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