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夫君死後,我被迫成爲皇上的掌中寶-第266章相伴

夫君死後,我被迫成爲皇上的掌中寶
小說推薦夫君死後,我被迫成爲皇上的掌中寶夫君死后,我被迫成为皇上的掌中宝
朝阳殿宫女方,这几日玲珑都呆在房间养伤的,她的伤还是挺严重妃,没有个十多日事不能下床的。
虽然她一直在床上养伤,但是该知道的消息还是都知道的,前不久她才刚刚从系统那里知道了花宓重伤昏迷不醒的消息。
可是今日居然又知道花宓已经醒过来了,不止如此,刚醒过来就和叶若尘行了周公之礼,听到这里的时候,她是真的听不下去了。
她可以想象得出来二人在床榻上时有多缠绵,她可以想象得出来叶若尘究竟是如何疼爱花宓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嫉妒的想要发疯,她多希望她就是花宓,就是叶若尘爱的那个女人。
“系统,你不是说会帮助我得到我想要的一切吗?可是为何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玲珑语气中带着淡淡的质疑,倒不是她不相信系统,只是已经过去这么些日子了,还是什么消息都是没有的。
她等了几天,既没有等来花宓的死,也没有等到叶若尘,她也不知道这个系统的话可信不可信。
“你急什么,这才几日呢,有些事情得你的伤养好了才能去做,难不成奴现在就想成为他的女人,你如今的样子真的行吗?”
系统不屑的白了玲珑一眼,他的语气重满是淡淡的讥讽,只是此时的玲珑压根就没有听出来。
“这,如今我的身子自然是不能承宠的。”
玲珑摇了摇头,然后羞红着脸蛋说着,如霜她身上还有伤呢,又如何能够承宠呢!
想到身子好了之后或许就能够承宠,玲珑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她脑海里已然浮现那一个画面了。
万界收纳箱 淮阴小侯
看到她这副犯花痴的样子,系统是真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他算数看出来了,自己的这个宿主就是一个实打实的蠢货,不过就是蠢货才好,也只有蠢货才不会想这么多。
朝阳殿大殿里头,花宓早就累得不行了,可是叶若尘的状态却是和她截然相反的,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疲倦,反而还神精气爽的,完全不见之前的颓废。
听着花宓平缓的呼吸声,他勾唇一笑,果然啊,只有花宓才是他的良药。
他的阿宓可真是让人食之入髓啊,一但尝过她的味道却是怎么也放不下去。
叶若尘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他就那样静静看着花宓的睡颜,似乎是想要将花宓的容颜映入脑海里。
他修长的手指还不断描绘着花宓的五官,从弯弯的柳叶眉到禁闭的双目,又到高挺小巧的鼻子,最后手指又停留在花宓有些红肿的嘴唇上。
她的嘴唇上红肿不堪,明眼人可是一看就知道她刚才受到了怎样的疼爱。
看到这里,叶若尘忍不住心里痒痒的,他的阿宓滋味可真是美味,他真的是已经上瘾了。
这时候他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想要用链子将花宓锁在床上,哪里也不能去,这样的话他就能日日夜夜都享受到她的美味了。
这个念头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却是在叶若尘的心底留下了一些图抹不掉的痕迹。
“唔,不要了,我,我真的不要了,尘哥哥,求求你饶了我吧!”
就在叶若尘想得正出神的时候,耳边传来了花宓有些沙哑的声音,她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哭腔,再结合她这一副样子,让人听了就想狠狠的欺负她。
有时候女子的求饶对于男子而言压根就没有多大的用处,不但不会让男子放过她,反而会让人更加的兽性大发。
其他人是不是这样的,暂时还是不知道的,但是叶若尘就是这样的人。
听着花宓娇娇弱弱的说着不要,他的欲望却是一下子又起来了。
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叶若尘朝旁边的花宓看了一眼,花宓依旧安安稳稳的睡着,此时的她完全就不知道,因为她的几句梦话,叶若尘居然又起了欲望。
“阿宓,饶了你,你想都不要想,我就想狠狠的干你,干得你汁水横流,干得你在我身下**,你想要我干你吗?你啊你,可真就是一个小妖精。”
叶若尘的手指轻轻捏了捏花宓有些婴儿肥的脸蛋,可不就是,花宓还真就是头一人,也只有花宓能够轻而易举就挑起他的欲望。
明明之前也有不少想要爬床的女子,她们都脱光了站在他面前,可是看到那些女子的身体时,他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欲望,反而内心烦躁不堪,只觉得恶心难耐。
可是花宓却是不一样的,花宓什么都不需要做就可以轻而易举勾起他的欲望,只要一看到花宓,他身体里的欲望却是怎么也止不住。
有时候叶若尘真的就觉得花宓就是一个妖精,定然是对他使用了妖法,不然他为何会如此爱花宓呢?
可同时他又是知道的,知道花宓不是什么妖精,就算花宓真的书妖精,她也不会对自己使用妖法的,只会对着叶倾羽使用妖法,让叶倾羽对她情根深种。
对于花宓喜欢叶倾羽的事情,叶若尘心里是真的不舒服,他真的很后悔的,后悔认识花宓的时间短了,若他是最先认识花宓的那一个人,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呢?
这一切他都不得而知,因为花宓最先认识的人就是叶倾羽,自己认识花宓的时候花宓已经对叶倾羽有了一些好感,那时候的他压根就是争不过叶倾羽的。
因为他们二人事最先认识的,而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后来的人。
“阿宓,只要你乖乖听话,而自然会宠你爱你的,只要你愿意爱我,我可以将自己的心都剜出来给你,只求你爱爱我。”
叶若尘在花宓红唇上映上轻轻一吻,只要花宓愿意爱他,就算是花宓想要他的性命,他也会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将自己的性命送上去,只是花宓不愿意爱他,一点都不愿意。
复仇要冷冷端上
他之前一直都觉得出场顺序是不重要的,他以为就算是花宓先认识的那一个人是叶倾羽,先喜欢的人也是叶倾羽,但是花宓总有一日会看到自己的好,总有一日会爱上自己的。
可是经过了这些日子的事情,他心里真的是没有底的,他真的觉得出场顺序也是非常重要的。
若是花宓最先遇到的那一个人就是他,那花宓会不会也会无法自拔就喜欢上了呢?
但这终究只是想象罢了,花宓最先遇上的人从来都不是他,而是叶倾羽。
此时的叶若尘压根就不会知道,在之后的某一日里,他真的就回到了过去,回到了花宓和叶倾羽都还没有认识的时候,而那时候的他赶在叶倾羽之前救下了花宓,赢得了她的芳心。
现在的叶若尘自然是不会知道的,因为这些事情都是发生在日后的。
花宓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半夜,她刚清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神智也是不清楚的,似乎是睡迷糊了。
她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却不小心扯到了腰,顿时只觉得酸软无力,早上发生的事情立马就浮现在脑海里。
她想到了叶若尘是如何一遍又一遍狠狠要她的,又想到了她哭哭啼啼说日后会好好听话,不会在提起叶倾羽了,她的脸色瞬间一变。
“嘶!”她动了动身子,可是全身上下都酸软无力,尤其是腰,好似要断了一样。
她咬了咬红唇,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阿宓,怎么了,别咬自己,咬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你可以来咬我的,我不怕疼的。”
九天
见花宓醒来之后表情就一直在变换着,哪怕是花宓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还是知道花宓的意思。
看到花宓咬了红唇之后,他色眼神一下子就幽深了几分,大手掐住了花宓的下巴,迫使花宓的牙齿放开红唇,然后狠狠吻了上去。
“叶若尘,你这个混蛋,你,你给我走开。”
见叶若尘又来吻她,花宓下意识就想要抗拒。
“阿宓,你可是不乖的,是不是忘记自己说过什么了,若是日后再叫错一次的话,我可是会惩罚你两个时辰的,你刚刚就叫错了一次,看来晚上我可得好好惩罚你了,毕竟阿宓的小嘴可是贪吃的很哪,又紧又软,我真的很喜欢。”
叶若尘笑了笑,然后意有所指的说着,他的大手不停抚摸着花宓的下巴。
“我,我不要。”
听到这话,花宓吓了一大跳,两个时辰?她是真的接受不了了,若是再来两个时辰,恐怕她的小命都要没有了。
她的身子轻轻抖动着,看起来是害怕极了,就连看向叶若尘的眼神都带着几丝恐惧。
“阿宓,乖,不要怕,我事不会伤害你的。”
花宓有些恐惧的眼神令他有些不安,他不想看到花宓恐惧他,不想看到花宓如此惧怕他,他想要花宓眼里心里都只有他一个人。
他将花宓轻轻搂到怀里,然后轻声安抚着。
“你这个骗子,我才不要相信你。”
对于叶若尘的话,花宓自然是不会相信的,毕竟叶若尘不久之前才刚刚伤害过她,虽然那种事情也不算是伤害,但是她就是觉得叶若尘在伤害她。
“花宓,你相信我,我真的不会伤害你的,你可是我的小丫头,我又怎么会舍得伤害你呢!”
花宓可是他心心念念捧在手心上的小丫头,他又怎么会伤害她呢?
他自然是舍不得的,他的小丫头怎么能伤害,自然是要宠着的。
“可是你,你之前还伤害我的。”
花宓的眸子紧紧瞪着叶若尘,眼里满是不信任,她觉得叶若尘就是一个大骗子,明明之前她都不要了,可是他还是一直欺负她,伤害她。
“阿宓,那可不是什么伤害,那是我在疼爱你,那是我爱你的表现啊!”
听到花宓这样说,叶若尘一下子也就明白了花宓的意思,原来是这样啊,这算哪门子的伤害。
“我告诉你,我不喜欢,我一点都不喜欢,那对于我而言就是伤害。”
花宓嘴角带着一丝丝苦笑,若是叶倾羽的话,他定然是不会这个样子的,他不会像叶若尘这样对她,只会细心的呵护她吧。
“阿宓,好了,今日是我孟浪了,还不是阿宓你说得话太气人了,我都快要被你气死了,你以后只要不气我,我自然不会如此对你的。”
叶若尘淡淡一笑,随后在花宓的秀发上落下了轻轻一吻。
花宓身子一僵,被她说得话气到了,可是她今日说得可都是一些实话,叶若尘的的确确事比不上叶倾羽的,一点可比性都是没有的,而且她的确是恨他,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这一切的一切可都是真的,老实来说的话,最应该生气的不也应该是她吗?
“我究竟是不是气你,你不是一清二楚吗?”
花宓闭了闭眼睛,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水从眼角滑落,她真的不知道今后该如何做,她真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阿宓,乖,不许说傻话,你放心,我日后定然不会如此粗鲁的对你,饿不饿,我们去用膳吧!”
叶若尘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今日的事情的确是他有些过了,花宓的身子本来就是娇弱的,经过了今日的事情,恐怕得修养好些日子,而他好些日子都碰不了花宓了。
“我不吃。”花宓轻轻动了一下身子,然后面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青的,她浑身上下都是不舒服的,又怎么会吃得下东西呢!
“阿宓,你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对了,我这里有药,躺下我给你抹药。”
叶若尘从旁边的椅子上拿出了一个小药瓶,他将药瓶打开之后,一股清冷的莲花香扑鼻而来。
“药,什么药?”
花宓有些不解,抹药,抹什么药,难不成是金疮药,可是他的伤口并没有裂开,也不需要抹药的。
“你乖乖躺下。”
叶若尘将花宓扶了躺下去,然后将棉被掀开了,视线却是落在花宓双腿之间。
“我不要涂药了。”
花宓看到叶若尘的视线之后,一下子就明白了叶若尘的意思,原来那个药是涂在这个地方的,她不要,她不要涂药了。
“阿宓,乖,涂上药之后就不疼了。”
尽管花宓之前没有说疼,但是他知道的,知道花宓是疼的。
“我不疼,真的不疼,而且我可以自己涂的。”
若是让叶若尘为她涂药,叶若尘指不定会做出一些什么事情呢,她才不要。